新东方、好未来来势汹汹,立思辰大语文业务是否高枕无忧?

新东方、好未来来势汹汹,立思辰大语文业务是否高枕无忧?
[ 智能网导读 ] 如何在新东方、好未来两大巨头逐渐加大对大语文的投入,但相关教研体系尚不成熟的情况下积极开拓市场,保证自己的空间发展,保持住先发优势,是立思辰下一步需要面对的挑战。 立思辰,在线教育,K12,大语文

【编者按】语文学科的辅导和培训早就存在,并不是什么新事物。但对比一直火热的英语市场,和曾经火爆的奥数班,因为语文学科在高考中的拉分效果不明显,所以这个学科并没有引起大家特别重视。但随着部编版教材的落地和高考改革的实施,这个情况正在被改写。

作为大语文业务的领头羊,立思辰聚焦“大语文”概念,早已形成自己的行业优势。但行业发展不规范,两大巨头来势汹汹,“大语文”业务筑起的高墙能否保立思辰“高枕无忧”?

本文转自投中教育,文章经智能网编辑,供业内人士参考。

窦昕接任总裁职位两个月后,立思辰交出第一份成绩单。

8月28日晚间公布2019年上半年财报。财报数据格外亮眼,上半年,立思辰营业总收入约为9.03亿元,较2018年同期同比增长64.1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3916.11万元,较去年同比实现扭亏为盈。立思辰倚重的大语文业务更是给其打了一针强心剂,相关业务现金收款、确认收入均保持快速发展态势,种种数据彷佛都在暗示立思辰转型的成功。

作为大语文业务的领头羊,立思辰聚焦“大语文”概念,形成自己的行业优势。但“大语文”业务筑起的高墙能否保立思辰“高枕无忧”?大语文发展尚在早期,行业存在诸多不规范现象,由此带来政策隐忧。立思辰将如何继续推进大语文业务,还是一个尚待解决的问题。

聚焦大语文业务,主打差异化竞争

在信息安全业务受阻后,立思辰谋求转型,从2012年开始布局教育赛道。在2018年教育部发布系列减负政策后,立思辰感知到形势变化,将目光投向了被教育巨头忽视的语文学科,全力向教育行业进军。

“英语造就了新东方,数学造就了好未来,而大语文未来一定会造就立思辰。”带着董事长池燕明的豪言壮语,立思辰分别于2018年2月、7月及11月花费共计12.91亿元收购中文未来100%股权,使其成为立思辰的全资子公司。而立思辰收购中文未来的逻辑很简单,中文未来专注于中小学语文学科辅导,是语文学科辅导及语文素质教育领域的龙头企业。 

中文未来投桃报李,承诺2019-2021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3亿元、1.69亿元和2.1亿元,对赌业绩较上次分别提高 67%、67%、60%。中文未来的信心来自于其团队在语文培训业务方面多年的经营,其创始人窦昕对其大语文发展野心勃勃,“希望能够在三年内确立行业第一名的位置。”

其后立思辰在大语文业务动作不断,2018年6月,立思辰发布公告,出资9900万元设立立思辰英才教育产业投资基金;2018年7月,立思辰大语文召开发布会,宣布推出大语文3.0课程体系,同时向“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基金会”捐赠500万元,并设立“立思辰大语文研创基金”。系列举措显示立思辰发展大语文业务的决心。

民生证券分析师李瑛认为,现在的培训市场是一个红海竞争,如果要从一个区域性的公司扩展成全国性的公司,十年前可以通过英语、数学等学科扩展,现阶段只有主打差异化竞争才能打破新东方、好未来等龙头企业的垄断,新东方、好未来虽然有语文课程的布局,但并未形成体系,立思辰发展大语文有十年的行业积累,是个很取巧的行为。

立思辰布局大语文以后,在行业迅速积累知名度,陆续在北京、上海、深圳等20余个城市设立了分校,逐渐实现其全国扩张之路。在芥末堆GET2018教育科技大会,窦昕表示,通过一个直营三个加盟的运营模式,2019年立思辰有效城市将达到40多个,2020年将和新东方、好未来有效城市数量持平,且其分校已开进加拿大,形势不可谓不好。虽然窦昕对立思辰发展形势看好,但立思辰并非高枕无忧,行业局势变化存有潜在忧患。

行业发展不规范,两大巨头来势汹汹

“学好大语文,就找立思辰。”虽然口号叫得响,但大语文这个概念并不是由立思辰首先提出的,相关概念出现得很早,但直到如今,大语文的定义还没有明晰化。立思辰的大语文包含古代文学、外国文学、新派作文,而新东方的大语文以国学、文学和写作为三条主线,学而思则以中文分级阅读体系为主。虽然定义不同,但教培机构主打的都是提高语文学科核心素养,而不是学科概念,课程体系有意与学校区分开。

这或许不难理解,政府呼吁给学生减负,强调素质教育,“大语文”如果主打学科概念显然与政策相悖。在奥数竞赛被叫停后,各大培训机构格外小心翼翼,语文培训业务成为新的盈利增长点,“大语文”突破原有的学科思维,打开了语文培训市场的僵局。

但各大教育机构主推的“大语文”却和学生、家长诉求存在差异。新教改之后,英语的学科地位被削弱,数学难度降低,语文成绩在高考中占比越来越重要。原国家副总督学、教育部基教司原司长王文湛曾在第十六届全国基础教育学习论坛上表示:“今后高考的区分度主要在语文。”这就给培训机构带来一个挑战,如何平衡应试和素质教育成为关键。

除了可能的行业政策风险,新东方、好未来的挑战才是立思辰大语文业务更大的隐患。相较于立思辰在语文培训市场的系列举措,新东方、好未来显得低调很多。中文未来创始人窦昕创立中文未来之前,曾历任高思教育副总裁、巨人教育副总裁,在大语文教培行业有着丰富的经验。而语文课程产品对教学教研、课程体系的要求更高,开发需要较长的周期,因此好未来、新东方的动作幅度较小。

但新东方、好未来不会放过这么大的一块蛋糕。好未来继去年3月推出大语文产品后,今年5月,由学而思网校大语文学科成立少年文学院。今年8月,好未来投资“河小象”,为其在大语文业务加码。好未来通过投资加自研两种策略,为其大语文产品开发积累经验。而另外一个K12巨头新东方,于去年七月落地研发历时两年的大语文产品,同样对“大语文”业务虎视眈眈。

两大教育巨头在K12业务领域优势巨大,均有强大的品牌号召力,背靠200万左右的学生用户,很容易就在生源基础上建立起自己的学科壁垒。且二者通过线上教学,战略市场不断下沉,会进一步挤压立思辰的发展空间。

大语文业务不是立思辰永远的“护城河”,大语文业务尚处于发展早期,行业发展带来的不规范问题需要立思辰规避。而如何在新东方、好未来两大巨头逐渐加大对大语文的投入,但相关教研体系尚不成熟的情况下积极开拓市场,保证自己的空间发展,保持住先发优势,是立思辰下一步需要面对的挑战。

相关推荐阅读:

立思辰大语文更名为“豆神大语文”,开启第二阶段业务布局

立思辰换总裁,学而思动作频繁,大语文迎来新阶段?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